283

推荐阅读: 超级战神在都市林北逍遥战神江策东皇大帝绝代名师仙武帝尊我是鸠摩智福艳之都市后宫至尊剑皇异能小神农六宫凤华

“太后,过奖了!”陶菀淡淡地回礼道,“我们也别说些如此客套话,直接说吧,免得呆会有人来,你们可是要白跑一趟了,尊贵的太后娘娘,高贵的皇后娘娘!”

她陶菀可不畏权贵,一个不是老不死的老太婆吗,一个不看去毫无用处的皇后吗!

“这是落秋!”这时太后像变戏法似的,手多了一颗药丸。

落秋,她见过,也差点吃了。

陶菀不语,静等太后接下来说什么,只要不让她吃好,不过没准真会让她吃,看她那狠辣的颜色,准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听说过落秋不?一旦吃下,过了秋天必死。你看这秋天已经来了!”太后笑着望着陶菀,想从陶菀脸找出一丝害怕,可惜得让她失望了。

陶菀已经被吓过一次,这一次她很镇定,而且这个时候,她可不能立刻表现的慌乱,慌乱是要慢慢来的,一下子被唬住,太无趣了。

“太后,容民妇眼界狭窄,从为听说过落秋这东西。”陶菀笑笑,“要不,太后让民妇见识下它的效果!”

“好,会让你见识。”太后面的微笑很假,因为那毒辣的双眼出卖她慈祥的面孔。

“太后,你该不是想让拿民妇做例子吧?”陶菀这才开始慢慢地显现出害怕,原本悠闲自大躺在卧榻与太后对话,这时已经如同皇后一样绷直身子的坐着,当然这一切她只是做作,“还是太后另作打算?”

太后轻笑起来:“这落秋可来得很珍贵,你……不配吃!”

啊哟,她还要感谢她身份低下,她配不这毒药,不然她离死期不远,她扯动下嘴角:“那……”

“楚风!”太后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让陶菀浑身一震,好歹毒的人,楚风是她孙子啊,她……不过转而一想,楚风本早在出生之时,该被杀死,如今一直活到现在,在她们眼更似一根刺,生怕她们的荣华富贵因为他而消失。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皇后的身子更僵硬,她的嘴角在抽动了几下,像陶菀投去无助的目光,对,是无助。

陶菀心下的疑惑更大。

“哟。”陶菀收起恐慌,“太后,若是我不干呢?你要知道,楚风可是我的夫君?我可不想下半辈子守寡!”

太后冷冷一笑:“你不是很爱钱吗?让你下半辈子想尽荣华富贵,这样的条件应该很划算!”

陶菀略作思索:“听去是不错,但是我现在已经荣华富贵了!”

“给你至高无尚的地位!”她又加了一筹。

“至高无尚?”陶菀冷冷地反问,“那最高的位置不是你儿子坐在吗?”

“你!”太后断然没有想到她的胃口这么大,面色更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陶菀立刻回敬一句:“我的地盘我做主。”哼,这儿是凤栖,不是她家的皇宫。

在这时,太后忽然朝她甩来一根丝带,这丝带很是眼熟,她惊讶之余立刻跳离原地,太后是假,那么皇后呢?她瞥眼看了下皇后,她依旧如木头人一样端庄的坐在那儿。

“太后,别忘记这儿是凤栖,大打出手,对你很不利,没准你的计划要全盘落空了!”陶菀大声地说道,希望有人能够听见啊,她可不想在被这个老妖婆缠,同时,她如猴子般灵巧的爬身后的大树。

太后收回丝带,冷冷地说道:“要是不想死,给我把事办妥了。”

“我不想死!”陶菀仍然说得很大声,“但是我绝不做这等事,你是谁?把太后藏到哪儿去了!”

当她说这话的时候,她从望下的时候,看到皇后的睫毛眨动了下。

太后忽然莞尔一笑,一副和蔼的表情:“孙媳,你也太闹腾了,小心楚风那小子不要你。”

转性这么快,但一阵脚步声很快让陶菀明白她为何这般说了,她也配合地说道:“奶奶,人家还不是想要给你表演下猴子摘桃吗!”还娇嗔的一句,“他敢!哼!”说完,哧溜的滑下了树,远离太后,站在来人的身边,同情的望着皇后,默念,皇后啊,不是我不救你,是我现在不方便救你。

她能够溜进宫装得了太后,可想而知宫是多么的鱼龙混杂,而且宫势必有很多她的人,况乎皇后成这副模样,皇难道会没有发现吗?

这……

真乱啊!

“太后,皇后,扰了你们聊天。”楚风满脸笑意地说道,“这该是午餐时候,随草民一同前往。”

太后点点头,便站起了身子,又是一副雍容华贵富态样,和刚才那狠毒的人判若两人,皇后如同接收到命令一般,恭敬地起身:“母亲,慢走。”而后搀扶着她随着楚风离去。

陶菀立在原地,望着她们的背影,猜不透,想不透,但她明白这天下很可能要乱了,后宫已乱。

陶欢和葶苈这时候也回来了,葶苈兴奋地在一边欢呼着,说凤栖好大,很漂亮……但陶菀没啥个心思理会她,只是嗯嗯啊哦的应和几声,随后她将目光投向陶欢,她又在这其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午饭后,她们又浩浩荡荡的离去,一群瘟神终于送走了,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陶菀松了一口气。

楚风打趣道:“这气换的可真长啊!”

陶菀瞥了他一眼,抱怨道:“废话,死里逃生,当然得好好的换气,免得一不小心没了下一口气。”

听着她的话,楚风温柔地开了口:“菀儿,辛苦你了!”柔情的双眸注视着陶菀,害得陶菀脸倏地变红,她现在只要一对他的目光,会想到昨日下午的事儿,一想到那事,脸红得要死,还很烫。

“记得补偿我!”陶菀躲开他的目光,同时大踏步的朝着庄内走,“你家人都很怪异耶!”陶菀想了想还是和他说了,这样万一那群人找她麻烦,她可以那这个作交换,让他救自己,西西,她大脑又开始打起如意算盘。

“嗯!”楚风应了声,便没有了下话,好似在等着陶菀继续往下说。

陶菀抿了抿嘴唇,问道:“我大喊的时候,你是不是在附近?”她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若是他听到了她的声音,那势必也明白有蹊跷。

楚风又是低低地应了声:“嗯!”

“那你什么都知道?”陶菀停下脚步,回过身问道。

楚风犹豫了下,这才开口说话:“不是,我们只是怀疑而已。而且她们来得太是时候。”

“咦?”这是什么意思,是时候?难不成还有其它玄妙?

楚风见她一脸好,也不打算瞒着她:“我和楚雷都有怀疑,所以本打算昨夜我和他一道进宫,但没想到你……”说道这儿的时候,楚风看了一眼陶菀。

陶菀“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这也不能怪她,还不是他什么都不肯说,还摆着一张自以为是很平静的脸。

“最先发现异样的是楚云,有一日他说,母后的表现太怪,在父皇面前,端庄典雅,且睿智,可一旦去了慈宁宫,整个人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虽然依旧端庄,可看去没什么表情,像木头人,几乎很少说话。他的这句话,引起了楚雷的警觉,因为这是一种药物所引起,而皇后现在的表现还算是初期,也说最近后宫有变,有人对皇后下手了。”楚风缓缓地说道,“而这药来自所罗门!与落秋同属于所罗门的秘药。”

“那你们是怀疑所罗门的人在搞怪?”陶菀反问道,因为她第一反应是,凤歌好像是所罗门的人。

楚风摇摇头,但有点点头:“这江湖已经没有所罗门这个邪教门派了,因为有人出卖他们,导致整个所罗门走向覆灭,几乎所有的人都死在那场灾难,但也有留下来。”说道这儿,楚风又望了一眼陶菀,“是的,正如你所想,他是,但还有其他人,一男一女。女的,我想你应该见过了!”

陶菀点点头,那女的不是陶菀的娘嘛,而且如今还成了太后,真有能耐,防备森严的凰宫都能混进去,她着实佩服。

“皇后的怪异表现让楚雷隔三岔五的进宫,顺便说些你的趣事。我带楚雷向你说声对不起,毕竟是因为他你才陷入麻烦!”楚风诚恳地说道。

陶菀撅撅嘴,并不否认,这名人不好当,她明白,不过她更加明白,陶菀的出身可能被打棋子的标签,而她好落不落,偏落在桃苑,好长不长,偏长成陶菀的模样,所以她注定会被他们当成另一颗以为可以利用的棋子,所以她并没怎么抱怨楚雷,同时也明白为何他们当初会对她有所顾虑。

因为她来自陶庄,她的娘亲是魅姬。

“她之所以说你的趣事,是因为想要告诉那暗地的人,你在凤栖生活的很自在,除却我,你是老大,好让他们禀告身后的人,来搭你这根线,从而利用你来对我们下手。”

“是对你下手!”陶菀纠正道,“她们只让我对你下手。”

“现在是,因为我的存在会妨碍他们,接下来他们会千方百计的阻止我进宫。”他淡淡地说道,好似一切都了然。

陶菀看着他轻松的模样,很是好:“为什么?”

楚风一挑眉,得意地笑笑:“想知道?”

“不想!”

哼,她是有骨气的人,偏不顺着他的意思来,而且看他神情,即便自己说不想,他也会告诉自己,这不,她才这么认为,他见她一副毫无兴趣的模样,立刻开了口:“因为你家夫君我很厉害呀,会医术啊,还有很多能人异士!”楚风骄傲地说道。

“哦哦!”陶菀应了声,难怪,但随后又说道,“一个平民,有太多能人异士不好,如今你可以和楚雷他们一条心,但是日后呢,呵呵……”历史,因为皇位,兄弟反目的太多。

这个,楚风当然明白,但他现在不能袖手旁观,毕竟这天下是他们楚家的天下,他的祖辈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怎么可以落到邪佞之人的手。

宁可他日兄弟反目成仇,也不能将这江山拱手让人。

“你们是不是一直在怀疑齐王,魅姬是齐王的人?”陶菀开口询问道,那一直与他们来往的并不勤快的齐王好似悬疑最大,至少在她的感觉是这样,毕竟秀英有出现在齐王府。

楚风没有否定,没有肯定,因为他们也只是怀疑,于他来说,他们兄弟谁做皇帝都一样。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楚风反问道。

陶菀一愣,但也并不隐瞒:“秀英已经死了,她在死前出现在齐王,而且秀英是魅姬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是她一手栽培的。于此,我觉得魅姬和齐王有点关系。不然秀英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跑去齐王府。”

楚风微微点头下,但很快又提出疑点:“也许秀英在她齐王府之前已经死了呢,齐王府的秀英只是别人假扮呢?这样的情况,我想你应该我更切身体会。”

额!陶菀嘴角一抽,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毕竟之前她差点因为假秀英的事情,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那封信的字迹的确是秀英。”

“秀英是魅姬培养!”楚风又提点道,不是他这么相信齐王,而是如今有外人掺合进来,他们必须齐心,不然楚国正当要面临覆灭。

陶菀耸耸肩,不再多说什么,因为他说得没错,什么多可以造假的,唯一是抓住魅姬。

“你刚才为什么不抓住魅姬,这样的话,不完事了!”

楚风在陶菀的脑门弹了下:“说你聪明呢,你还真得很聪明,说你笨呢,你确实笨!”

“喂!很疼耶!”陶菀揉着自己的脑门儿,哀声抱怨,“肯定肿了。”

“不是和你说了吗,和魅姬的还有一个人,一个男子,魅姬也许只是为他所用!”楚风丝毫不隐瞒地对着陶菀说道。

“哦哦!”真复杂啊。

她的脑子都要转不过来,原本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因为她一不小心掉落在桃苑,牵绊了。

她简单的理了下,如今魅姬是假太后,而她的身后可能还有一个男子,男子未知。而魅姬培植的一个人秀英曾经出现在齐王府,也说魅姬可能和齐王有关,或者说男子和齐王有关,再者是这只是他们的一个手段,挑拨离间他们兄弟的关系。而她所处的位置是,魅姬的女儿和她长得一样,她还代替她女儿嫁给了楚风,恰好,楚风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劲敌,所以他们要利用她来杀了楚风。

可是,这与她们来凤栖有何关系,再者她们还可以找个美女来诱惑楚风呀,干嘛非要利用她。

“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我还是不明白,是时候所指什么,她们为什么要来凤栖,要想利用我,见我,招我进宫可!”待得她把所有的事情整理好后,发现楚风虽然告诉她背后的些事,但没有解释她最初疑问的是时候。

他的夫人,脑子真不笨,自己绕了她这么久,她都没被绕晕,至一会儿,理清,绕回来,他对着她笑了起来,柔和的面容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唯美。

“因为我不会同意让你进宫,所以她们来了,还有是来示威,她带葶苈,带齐王妃,带皇后,无非是在警示我们,不要轻举妄动,这些人都在她手。本来我还很是怀疑齐王,如今她这么带齐王妃,不得不让我怀疑,她故意为之,搅乱我们的视线。”

本文网址:https://www.33shu.org/dushi/114402/589727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33shu.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 影视我在诸天做反派 傅先生请深爱 穿成反派大佬的病包大小姐 穿成团宠大佬掌中宝 无妄居 名姬杀手 穿成纨绔夫人后她开挂了 商界大佬爱上我 穿成旺夫小娇娘 十二笙箫 奇女子上位记 神级附加术 平平无奇的游戏管理员 肖先生底线一直被刷新

也许你还喜欢: 穿越农女:谋个公子来穿越农女之谋个公子来发家 恋恋芒果穿越农女之谋个公子来发家全文免费穿越农女之谋个公子来发家 小说穿越农女之谋个公子来发家免费阅读